大眼镜妹妹

cp众多,不拆不逆,温柔善良活泼可爱

道【太微X洛霖】

车开不了,扎心之选。




帝水




太微是在洛霖死去的第二天知道这个消息,桌上放着水神遇害案的文书,上面写着水神洛霖与风神临秀于昨夜遇袭身故,凶手不知所踪。


他如往常一般说了些痛惜客套之词,吩咐下去查找凶徒,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甚至没有影响他批阅奏折的速度。


等到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想到洛霖不在了,思绪停了片刻,也不知什么缘由,转而想起水族该扶持一个人了。




洛霖在时他从没想过要扶持一个人,他心里清楚洛霖虽然嘴上不说,心却是向着他的,就算因为梓芬那么生气,也不会答应簌离谋反的邀约。


如今该去哪儿找一个像洛霖一样的水族呢?


以往他有什么为难的事总会找洛霖商量,似乎被他毫不留情的数落一顿,所有事情便迎刃而解了,就像在他身上施了咒。


想到这里太微不免觉得好笑,拎了一壶酒慢慢走出宫殿。


洛霖不爱交际,很少出门应酬,宫外的天阶被他踏过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总是着一袭水色长衫,轻行缓步翩若惊鸿,这天界也少有的脱俗仙姿,每每引人侧目。


太微轻笑出声,他要是个浪荡公子,不知要惹多少情债。


今日想起洛霖的次数有些多了,许是因为他身郧所至,太微皱了下眉头,心里有些不悦,又有些烦燥,说不上来是因着什么原由,就是混身不对劲。


天帝修行之道与洛霖修行的无上道不同,是以他与洛霖在对事情的看法上总是意见相左,每每为此争论,最终都以太微妥协结束。


有时候他也会想,凭什么就得他让着洛霖,梓芬之事他是亏欠了他,可这修行之事各自有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他让着洛霖?


想着他对洛霖发脾气,然后被对方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当场就得道歉求原谅。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幸而洛湘府离太微住的地方不远,没等他再想些什么,熟悉的小亭、桥栏已在眼前。


锦觅伤心过度正在房中哭泣,仙侍们忙着安慰她倒没人发现太微。


往常洛霖下棋的方桌上仍摆着棋盘,上面是他未下完的棋局,太微伸出手去,仅以指尖轻触冰凉的棋子,待体温将它温热方才拿开手,怔愣片刻后转身去往后院。


他当天帝后少有时间与洛霖下棋,多数时候都在后院与他小酌几杯,聊聊时事联络感情。


他还记得之前也是在此地,洛霖与他大吵一架拂袖离去,万年来头一次那么生气,就算他流泪悔过求他原谅,洛霖仍是头也不会。


酒放在桌上,太微坐在惯常的凳子上,往常对面便是洛霖,今日那方空着,杯子放了两只,醇香酒液倒了一半,端起杯下意识看了眼对面,径直看了过去,是洛霖的书房,窗还开着,桌上摊开一本书,像是主人匆忙间离开忘了收起。


凉夜冷酒,喝了几杯倒更冷了几分,他今日实在反常,按说他该是心痛难忍,可是看着一如往常的洛湘府,他却很是安心。


说到底他没能亲眼见到洛霖散魂,总觉得此事不真,洛湘府中一切如旧,门前的棋局,书房的小窗,到处都是洛霖的气息,他们跟他说洛霖不在了,让他怎么相信?


惜日故人相继离散,到今时今日便只剩荼姚和洛霖了。荼姚不过是他稳定天界的棋子,唯有洛霖尚能称得上好友。


有情众生,无情帝王。


他何尝不想跟洛霖一样修众生道,可事事总难圆满,帝王也要人来当。


凡人死去魂归幽冥,仙人郧身又当归往何处?


酒洒在桌上湿了一片,夜已深沉风轻云淡,待到日出这片晶莹便只剩淡淡酒渍,无人知晓里面参了几滴泪。




权力、富贵不过虚幻不实的幻影,太上忘情又怎能真的忘情?


神魂破碎断念之间,太微看见空中飘过一抹蓝影。


洛霖,如今你可愿意原谅我了吗?




天降大吉 八【太微X洛霖】完结篇

无缘无故被查水表,我只能合理怀疑是被举报了,驾照被没收没得玩了( * • ω • )✄╰ひ╯

评论补了链,再挂就没办法了(。•ω•。)ノ♡


https://shimo.im/docs/lf0PBT7LmdAeijnR/ 《天降大吉 八》 

洞房花烛夜,耳鬓厮磨时~

不要问我肉为什么不香,谁让我只是个垃圾作者呢?

天降大吉 七【太微X洛霖】

终于拖完了进度条,下章开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铺垫结束





吃醋的男人最可爱❤️



自从洛霖搬进洛湘府,天帝时不时就跑去找他,一会儿送小点心,一会儿送新奇古玩,要不找洛霖下棋,要不跟洛霖研究残谱,总之无时无刻不在围着洛霖打转,没住几天水神仙上就后悔了。

“太微,天界事务这么少吗?你总往我这跑。”

“洛霖你不想见到我吗?”太微又开始委屈,神情与他俩侄儿如出一辙。

“唉…你老在我这里,其他仙家会怎么议论?早知如此,我就不该答应你搬来洛湘府。”洛霖揉着眉头十分心累。

“…好吧,为了咱们的将来,我尽量少来找你。”他也不愿意在没跟洛霖情投意合前被人诟病,以长远计短暂的分离值得!

既然如此洛霖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闲话几句喝了几杯就散了。

没曾想这次太微居然很守信,好几天没来找洛霖。难得清静了,他便约了昔日棋友对弈几局,疏解一下因太微而有些纷乱的心怀。

“仙上近日诸多烦心事啊。”鼠仙执白落子,棋盘上布局纷乱,一如洛霖此时心境。

“你也听说了吧,我与天帝陛下…”洛霖手执黑子迟迟不落,这局棋下得累心,如同太微扰乱他的心境一般。

“仙上心不静,这棋下得也不如以往啊。”鼠仙投了子,端起几上茶杯抿一口,“不愧是天帝亲自挑选的佳品,好茶。”

洛霖手上棋子跌入棋盘乱了棋局,看来不论是天界还是水族,太微对他怎么回事怕是无人不知了。


这边厢洛霖正适应着接受太微的追求,太微那边又出事了。

“最近陛下怎么不去找水神仙上了?”

“新鲜劲过了吧,水神仙上虽然容貌出众气质脱俗,看得久了也就不新鲜了。”

几个宫娥叽叽喳喳的八卦,没发现八卦对象正在身后。

“什么呀,我听说是因为水神仙上不理陛下,陛下心灰意冷就不再去找罪受了。”

“胡说,明明是因为水神仙上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了,这几日鼠仙都住在洛湘府,陛下不想情敌相见,才不去找水神仙上的。”

什么?!

前面一直听得好笑,最后这个猝不及防,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到洛湘府中……


果然见到洛霖神情自若与鼠仙对弈。

跟他见面就满脸不耐烦,跟别人一起就眉眼含笑,洛霖太让他伤心了!

怒气冲冲走进洛湘府,用杀人的目光瞪走了鼠仙,然后在洛霖气愤的眼光中坐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

“你又在干什么?”

这次太微不会那么容易认输,就在刚才他已经想通了,什么心意相通、什么真心相许,只要能让洛霖成为天后,这些都可以在往后漫长的时光中养成!

“你……”

“你我婚期定于下月十五,你好好准备一下。”

太微不容反驳的宣布,眼睁睁看着洛霖生气的拂了一桌棋,怒斥他不可理喻。

此刻太微前所未有的冷静,他慢悠悠起身,以水系术法缚住洛霖,将他打横抱起进了寝室。

“你想干什么?”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我真心喜欢你,只想与你共治天界,你却从没对我有所回应,如今你就要成为我的天后了,就不能让我跟你亲近一下吗?”

太微神情恍惚,眉间几分悲凉。

“你不要乱来!我…唔…”

不等他说出伤人的话,太微以唇封缄吻住了他。

冰冷的唇舌互相撕咬,原本内心动摇的洛霖忍不住对太微失望。太微也不好受,虽然下定决心先婚后爱,事到临头却是心痛不已,抱着洛霖亲吻心却是冷的,明明真心喜欢他,偏偏弄成这样。

唇齿间入了一丝咸味,有点凉,是太微的泪水。

最终他还是放开了洛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婚期不变,无论如何他不会放手,即使洛霖不爱他,即使洛霖会因此怨他。

一滴泪入了心间,太微竟然流泪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堂堂男子汉扭扭捏捏实在不像样。


洛霖主动要求见太微,太稀奇了,搞得已经下了决心当冷酷帝王的太微心慌不已,一秒变成纯情少年,忐忑不安的把洛霖宣进了书房。

“见过陛下。”

“你要是想提解除婚约一事,大可不必了,喜贴已经发出,六界皆知你是我的天后。”双腿打着颤也要先发制人打消他想分手的想法!

“这事臣自然知道,虽然陛下未经我同意就自做主张,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这次前来就是要与陛下约法三章,否则大婚之日你就别想见到你的天后。”

说这话时洛霖一直捏着拳头,手中湿意渐盛,待到说完连耳根也红透。

“洛霖!你说什么?你愿意当我的天后了!”惊喜来得太突然,太微站起来时差点撞翻案桌。

“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我才会答应……”

管他什么条件!只要洛霖同意当天后,其他还有什么重要的?

冲过去抱起洛霖转了几个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未完待续

天降大吉 六【太微X洛霖】

作者的废话:为了早日实现婴儿车,我开始拉进度条了,ooc的洛霖已经不是洛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界犯境总归要解决,宜早不宜迟,三军将士已蓄势待发,只等天帝一声令下便将那魔族驱逐,还天界一个太平!


凭着洛霖和荼姚,水族与鸟族都成为太微的后盾,其他各族在两大神族都支持太微的情况下,自然只能配合着一起支持。


借着这个机会,太微与洛霖并肩作战,在战场上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洛霖当他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他坚定不移要让洛霖当天后!


虽然洛霖是被逼着答应不会与太微翻脸,但君子无戏言,即使只是答应两个小孩子的话,洛霖仍遵守了承诺。


于是战事过后,太微又开始名正言顺上花界找洛霖。




“洛霖,你不也说我雄才伟略,天界在我治下定能繁荣昌盛吗?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让天界变得更好呢?”太微很委屈,打仗的时候洛霖明明很欣赏他,甚至与他把臂同游忘川,结果一回来就又宅在花界不肯去天界见他了。


“陛下之才能众所周知,若能用心于政事,定能令天界更加繁荣,洛霖闲散惯了,实在操不了这个心。”他为水神这么多年,都是修的清静道,清静无为心清澄明,官场争斗实非所好。


“你不喜欢管可以不管,有我啊。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能日日与你相见,就算处理那些枯燥政务我也高兴。”他现如今知道不可能很快让洛霖答应当天后,只要能把洛霖放在身边,见面三分情,日积月累总能抱得美人归!


“陛下这是何意?当我是你宫里摆设不成?”他知道太微还没放弃让他当天后的心思,只是他堂堂男子汉,怎么能有违天地阴阳之序?


“当然不是啊!我知道你不愿意当天后,可这六界之内我只心属你一人,凡人有芸: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思君不见摧折心肝,相思入骨蚀心断肠,你又怎么忍心让我日日遭受这等漫长折磨?”太微早就熟读三千话本,又因真心情动,这话说来很是悲凉,便是洛霖不答应就是个冷酷无情的负心人。


洛霖悲悯众生,连花草都不愿意损伤,何况太微与他的交情不浅,只是要求与他相见,并不算过份。


“你这番深情洛霖实在无福消受,若是参与朝政也非洛霖之愿,你是天帝,总不好日日都往花界跑……”


“我在凌霄殿旁建了洛湘府,洛霖君可否赏脸移居?”


没等洛霖说完,太微便满心雀跃打断了他,一双凤目期待满满盯着洛霖。


这么明显的目的性,洛霖自然明白他想干嘛,看样子他不答应是不行了,否则太微又要拿他侄子来卖萌。


其实太微也不错,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胸有沟壑志在千秋,唯独对他满是傻气,昏招叠出,若非装的便是真心,想到此洛霖不禁一笑,世间几许痴男女,都应在这一片真心了。


洛霖鲜少对他笑,还是面对面这么近距离对他笑!太微顿觉心如撞鹿,痴痴望着他跟着笑起来。


“天帝费心了。”


“怎会?不如现在去看看你的新府邸吧,我特意邀了梓芬临秀,依着你的喜好建的。”其实他还拜访了洛霖的师尊玄灵斗姆元君,不过这位大罗金仙见了他面就拿了颗丹丸给他,跟他说什么“缘法使然,因果轮转,天帝切莫辜负我爱徒。”这件事还是别让洛霖知道了,不然他又会因为羞耻不理他的。


“你竟然让梓芬临秀帮忙?那她们不是…”都知道了!洛霖只觉头痛。


“她们本来就知道我对你的心意,还说不许欺负你、辜负你,让你受了委屈。”洛霖脸皮薄,他不好意思说,这天界还有不知道天帝在追求他这事的吗?


“…唉…”没想到师妹们这么快就倒戈,虽然太微是不错……偷眼扫了扫,果然是副招人喜欢的风流样!他好歹是她们师兄啊,就这么把他卖了?洛霖有点失落,不过很快就被太微拉着飞上天忘记这点失落了。



云霞为地光为阶,玉树琼花飞檐,长廊朱漆瑞兽,莲池假山拱桥,环环相连美仑美奂,将这洛湘府衬得恢弘大气又不失典雅,正如洛霖君仙姿傲骨气宇轩昂。

“你可喜欢我如此安排?”太微领着洛霖一路讲述,如何在梓芬临秀的建议下,修筑石桥栽种莲花,素雅小亭、简约门廊,连墙上窗棱都是用的水纹浪涛、鲤鱼翻江。

“甚好。”这洛湘府修得精致,各种灵巧心思包含其中,太微费心费力亲自上阵,这份情他又如何能不领?

“你喜欢就好,若是有什么不满意,尽管开口,为洛霖君修桥铺路在所不辞!”洛霖一路走来都满含笑意,看来对这里是真心满意,太微也不禁有点骄傲,除了战场上,洛霖终于对他透露赞赏之意。

“洛霖怎敢劳烦天帝为我修桥铺路?”到时还不知怎么传他以色侍君呐。

“洛霖你别跟我如此生分嘛,叫我太微就好了。今后在这天界,与你朝夕相对,老这么客气多累人。”打定主意赖在洛湘府,太微可不想日后洛霖都这么恭恭敬敬,那还怎么增进感情?

“那怎么行,你是天帝,我是臣子,君臣之礼不可废。”

“这又没外人……”

在太微再三耍赖下,洛霖同意没人的时候叫他太微,在人前还是称他天帝陛下,反正他不会让别人打扰他跟洛霖,这点小小的坚持就随他了。


未完待续

春来江水绿如蓝(二)

本来我是打算写完天降大吉再写这篇的,不过就这么晾着他俩好像不太道德,做完这次就等我写完天降了~\(≧▽≦)/~

 @腐女一枚:) 看吧




https://shimo.im/docs/gnILwxR8UswxAMOB/《春来江水绿如蓝(二)》

春来江水绿如蓝【太微X洛霖】

 @饿且咸 太太扎心了,没有在一起过,所以就先让他们在一起下。

放飞自我,标题跟内容没什么关系,这个脑洞来自基友灵魂的质问【水神仙上那么好,为什么要配渣太微?】我“因为他是种花叔演的。”理直气壮.jpg

ooc、雷、渣、黑、短,还没写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s://shimo.im/docs/hPpWE1fawBgHFyQr/ 

《春来江水绿如蓝》 

天降大吉 五【太微X洛霖】

唉呀!想写他们五岁了!!小孩子都是小恶魔!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各部集结共同对敌,魔族有备而来,他们在短时间内必须想出退敌之策,否则长久下去六界不安,民心浮动,胜负就难说了。

所谓兵贵神速,这次能够反应及时还是多亏了得到消息赶回来的廉晁夫妇,先天帝的威望尚在,加上荼姚是鸟族现任族长,率先调了鸟族精锐上前线支援,才让太微有时间安排部署。

如今情势基本控制住了,依照太微指示,由花界提供后方军需,药草、粮食送入军中。再由擅长结界之术的水族设置屏障于前,擅长行军作战的鸟族作为前锋,天界大军则为后盾,几方合作将袭扰的魔族通通消灭,只要不是大举进攻,魔族便不能近寸土。

现下与各位族长首领商议的便是如何尽快将魔族击退,久战易生变故,难保魔族不会出什么阴险毒计。

虽然太微在战场上立了威,可是各族首领都是常年身居高位的权臣,肯定了太微的能力,但各自都有小算盘,一番争论没有结果,太微让大家先回去,择日再议。

洛霖驾云飞到半路被太微的随侍将军追上,让他到姻缘府后院一叙。

他猜想太微应该是找他商量对策,攘外必先安内,必须有人先站出来支持太微的决定,他才能顺势让其他人配合。


洛霖想得不错,太微是想拉拢他,不过方向不太对,为了自身利益,各族之间肯定会有矛盾,可是在共同利益面前,他们还是会配合的,必竟如今魔族虎视眈眈,他们再要内斗,首先是把魔族驱逐,自家关起门来打死都是一家人,魔族可是外人。所以太微在大家都回去后,就让随侍派人去各族游说了,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孰轻孰重自然分得清。

找洛霖却不是为了这个事,难得因为战事可以跟洛霖搭上话,不借这个机会增进一下感情怎么行?他可没忘记之前洛霖要跟他分手!

所以,太微先到姻缘府支开了丹朱和缘机,留下两个小侄儿,告诉他们此事之重大,关系着他们二叔能不能脱单,水神仙上会不会对他们二叔生出好感就看两位小皇子了!

润玉看了看二叔,又看了看旭凤,两张一模一样的兴奋脸,甚至怀疑旭凤是二叔亲生的!

“二叔!那位水神仙上就是你的心上人吗?他长得好看吗?有母神好看吗?会做好吃的小点心吗?”

闪着八卦光芒的凤目直盯着太微,小脸蛋儿红扑扑得煞是可爱,太微满意的点了点头,凤娃很萌没问题!

又看了看满脸黑线的润玉,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最能引起别人同情心,像洛霖那种容易心软的人最吃这套!

万事俱备只等洛霖,太微慈祥的笑着回答旭凤连珠炮似的提问。


待到洛霖到来时,所见情景便是太微像个老父亲一样在带孩子,大殿下润玉站在身侧,二殿下旭凤坐在他腿上。

看到他过来,两个孩子上前行礼向他问好,洛霖依君臣之礼相待,对两位皇子施了一礼,太微连忙出声。

“洛霖,这里不是九宵云殿,你无需如此,过来坐吧。”

“礼不可废,陛下找我何事?”

虽然洛霖没什么表情,可太微心里清楚,他但凡说点与战事无关的,洛霖立马就要走。

“唉…还不是为了魔族的事。”还好他常年在父帝面前装样子,这会儿眉头一皱,轻声叹口气,倒看不出破绽来。

“魔族犯境是大事,陛下若有为难不妨直说。”果然,洛霖听他说是魔族之事,语气缓和不少。

“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一个人势单力孤,此前都是大哥管这些事情,如今…唉…就留了他们俩给我。”拉着俩小孩儿的手,太微神情有些许憔悴。

润玉和旭凤懂事的摸摸二叔,一边一个眼巴巴看着洛霖。

“水神仙上,您帮帮二叔吧,他真的很辛苦。”

“水神仙上,您不要讨厌二叔,他真的很好的!”

““水神仙上…””

童声二重奏配上两张稚气未脱的脸蛋,洛霖心软了。

“二位殿下放心,我会帮你们二叔的。”

“二叔说水神仙上不喜欢他,所以不会答应帮他,您答应我们是不是安慰我们的?”润玉强忍眼泪拉着太微衣角,看向洛霖的眼神委屈极了。

“…大殿下严重了,洛霖向来公私分明,大义当前不会胡来的。”

“水神仙上为什么不喜欢二叔啊?二叔可好了,从前父帝就会围着母神转,很少陪我们玩,都是二叔和叔父陪我们,还教授我们修习之法。”旭凤满是疑惑不解,问得洛霖竟然有心虚之感。

“你二叔很好,对你们也好,只是喜欢与否发自于心,若不再说些胡言乱语,也不失为好友人选。”

对旭凤如春风般温柔,对太微冰雪般寒冷,看都不看他一眼。

“洛霖…”

“仙上之意,二叔还是很好的,就是时常失言?”润玉抓住重点,看向太微。“二叔是说了什么让水神仙上不高兴了?”

“唉…二叔说什么他都不高兴,这次若非魔族惹事,他就要与二叔划清界线了。”

太微说得委屈,两个小孩心疼他,跟着红了眼框,像是自己被嫌弃了似的。

“水神仙上不要讨厌二叔好不好?”

“水神仙上不要不理二叔啊!二叔很喜欢你的!”

哄孩子是个技术活,洛霖初次体会到,两位殿下不算调皮,可是却很倔强,洛霖不说喜欢太微他俩就满脸委屈看着他,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他们不会讨厌太微也不会不理他。

太微很高兴,洛霖很头痛,两个小孩儿撒完娇心满意足抱着太微蹭蹭。


未完待续

天降大吉 四【太微X洛霖】

国庆节快乐~~

作者友情提示:渣文笔、ooc、全员ooc、私设无数,观看需谨慎!

这次太微很帅哟~~






六界之中唯有魔界与天界相对立,实力相当正邪相冲,在廉晁退位后就开始蠢蠢欲动,暗中集结大批人马,趁太微刚刚登位根基未稳,于忘川之畔发动叛乱!

太微得到消息时,正于洛霖解释心属使然,并非有意欺骗他。

天界危机在前,私事自然暂时搁置,交待洛霖联系水族将士备战,急忙跟着通报的破军星君回天界主持大局!


时逢新帝登位就遇魔族叛乱,驻守忘川的鸟族伤亡惨重,大家都等着看太微如何应对,此战胜败不止是天魔之战,更是太微是否胜任天帝之战!

回到天界立即召集各部首领,连荼姚和廉晁都回来帮忙了,鸟族、水族、花界几方联动,太微端坐在上,听完前方回报,分析当前局势,镇定自若安排各部,下令各方严防魔族从其他地方侵入,集合二十万天兵天将侯于南天门。

身着战袍的太微气宇轩昂,以灵力催动内息传声千里,天帝亲赴战场与魔尊一较高下!将士无不欢欣鼓舞士气大涨,将魔族抵在界域边缘!

龙威赫赫六界臣服,太微率领各族来到阵前,魔界魔尊炎城王也领着旗下固城王、卞城王等相对而立,风声猎猎气氛肃穆,大战一触即发。

“炎城王,现在退兵前事不计,否则休怪天道无情!”

太微目光锐利直视炎城王,混身灵力威压让人不禁腿软。

天界将士大受鼓舞,为他列阵助威,齐声大吼振奋人心!

炎城王阴鸷一笑,脚跟轻踢座骑肚腹,巨大的魔兽顺从的昂头贲蹄发出浑厚的兽鸣,魔族将士纷纷响应,高声应合牵动魔兽,与天兵对峙!

“天帝,我魔族勇士众多,既然前来岂有无功而返之理?”

“如此说来必要一战了。”太微面容冷峻表情不变,“魔界叛乱侵犯天界之地,越界者罪无可赦!”

“杀!杀!杀!”

一时间声震天外!


战事一起,太微一马当先,一双龙息奔腾战场,巨大的魔兽被卷起重重摔在地上,魔族将士被火焰巨龙追得四处逃窜!

原本炎城王以为太微是被临时抓来顶上的,不是什么难缠角色,与他对上才知道,太微不仅智计高超,修为也是非常深厚,他与固城王联手才勉强跟太微打个平手。

两人见太微厉害,找个空档一起跑了,战事暂休。


“天帝威武!!”

打退魔尊,太微在各界中名声大振,接任天帝后首次让众天神真心信服。

炎城王虽然暂退,却没有退兵,三十万魔军集结不易,他必然不打算就此罢休,太微当即将各族首领叫到议事厅商议对策。

此战中太微锋芒初露,大家对于这位新天帝有了全新的认识,魔界虽然仍未退兵,他们都相信,在太微的带领下,他们会将魔族赶出天界,打回魔界去!

洛霖万没想到,这位平时如此不靠谱的天帝,在正事上竟然非常可靠,指挥若定调度有方,有效防止了魔族企图从其他地方潜入。

战场之上也展现了一军之首应有的气势,灵力高强勇武非常!心里对他的印象有了些改观,如果他不再说什么要让他当天后的话,太微还是算个挺好的朋友。


未完待续


作者:洛霖夸你了,开心吗?

太微:不开心!洛霖~~~当天后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么帅!还这么厉害!

洛霖:我也很帅,我也很厉害,我不想当天后!

作者:当天夫呢?

水系凌波掌!


天降大吉 三【太微X洛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笑个够!我写流水账真是很顺手啊!(臭不要脸)






天神历二十万三千六百年,天帝太微醉酒误入花界,被水神洛霖捡到,引为挚友。


因为洛霖询问他坠落理由而随口胡编的太微没想到,这么丢脸的理由竟然因为他与洛霖而被记入天神历。

当时太微掉到洛霖面前还是真身,众芳主和花神、风神被巨大的龙身隔绝在外,只能大声问洛霖有无伤到。虽然女孩子莺声燕语十分动听,但这么多莺莺燕燕一起出声,还是巨大声,太微也有些受不了了,好在洛霖及时回答没什么事,然后将手放在了他的鳞片上,太微急忙借机化了人形!

然后洛霖把他搬回家放在床上,检查身体喂他喝药,美滋滋的太微这才假装醒过来。在洛霖问他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时,没有事先想好理由的太微就编了醉酒的借口。

于是在洛霖心里,继天帝耳背之后,又多了一样酗酒……


自认为十分自然与洛霖认识了的太微非常得意,就算他没能在洛霖面前展现英姿,至少洛霖会觉得他平易近人,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帝了!

洛霖的确不觉得他高高在上,甚至认为新天帝似乎有点缺心眼儿,对天界的未来不禁有些担忧。


因为洛霖长住花界,太微去得也就勤,跟花界各位芳主打好关系,给风神提供天界密不外传的烹饪方法,带花神去人间听折子戏,跟水神下棋并输给他,忙得不亦乐乎。

“太微你不是喜欢男人吗?干嘛对我们这么好啊。”梓芬拉着临秀吃着鲜花饼与太微谈心。

“你不会是打算骗个花仙去当天后吧,我们和师兄可不会答应的!”临秀上下打量太微,颇有他敢说是就打爆他头的气势。

“怎么会呢?我对你们好还不是因为你们是洛霖的师妹啊,那你们就像我的师妹一样。”太微笑容可掬的看着两位师妹,如果她们能在洛霖面前多为他说说好话,这点贿赂还是很值得的。

“你居然打师兄的主意?”临秀眼睛都瞪圆了,这位天帝陛下可真有勇气。

“什么?你竟然是为了师兄!”梓芬饼都吓掉了!

“你们干嘛这么惊讶,不是都知道我喜欢男人吗?你们师兄是男人,还是个十分俊美的男人,而且还是水族首领,当天后简直太合适了啊。”太微一脸理所当然,看得两位仙女目瞪口呆。

原来菜谱不是菜谱,折子戏也不仅仅是折子戏,只是太微想收买人心的工具!

“师兄是很好很完美,可是他不喜欢男人啊,你一厢情愿不会有结果的。”梓芬直指重点,虽然喜欢男人女人没什么差别,总是要师兄发自内心真的喜欢才好。

“追师兄的美女排出三里地了,你还想插队啊?”临秀对他也不看好。

“你们怎么知道他不喜欢男人?那么多美女追他,他都无动于衷,难保不是喜欢男人啊,那我的希望比她们大多了~当然了,你们有空的时候多跟他说说我的好话就更好了,嘿嘿嘿……”太微对她们的话不以为意,不管洛霖喜欢不喜欢男人,他也会让他喜欢上自己!

风花二神面面相觑,竟然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洛霖还不知道太微已经收买了他身边的人,只是每次下棋太微都输给他让洛霖很忧心,是太笨还是太聪明才能每次都输?对自己有清醒认识的洛霖当然不会认为是因为他棋艺太高而胜于太微,两种可能:太微真的臭棋娄子,太微故意输给他。

第一种倒没什么,就是未来治理天界怕是不太顺利,如果是第二种,他为什么要故意输呢?其中原由就很耐人寻味了。

在太微刻意的示好和师妹们明示暗示的努力下,洛霖终于知道了真相:太微想让他当天后!


以下场面过于暴力,请选择性观看

===================


“老实交待,你都做了些什么?”

“没什么啊,都是对你好而已啊,洛霖你不要生气啊。”

“对我好?掉到花界是不是故意的?接近我是不是早有预谋?收买梓芬、临秀你想干什么?”

“是…我接近你是有目的,可是我的目的很单纯,只是想让你当我的天后啊。”

“你走你走!”

“不要啊,我不能失去你啊洛霖!”


在太微即将失去洛霖的当口,魔界造反了!



未完待续


天降大吉 二【太微X洛霖】

更新,越写越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目前不太靠谱的天帝太微,在研究过丹朱给的话本后,回想了一下大哥廉晁和大嫂荼姚的恋爱经过,又想到父帝在时跟他讲过的恋爱史,得出经典的就是有效的结论,老套无所谓,管用就行!

虽然男女有别,但是英雄救美绝对是男女通杀的手段。

不论男女,对英雄总是有一份情结,女子怀春男子向往,要是能在洛霖面前一显身手,他绝对会因此而产生好感,基础的第一步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定下作战计划,太微就开始寻找目标,机会是需要创造的,找一个欺负美人的坏蛋,英雄才能适时的出现,这个幸运的机会就这样落在了一条万年大蛇身上……



雷万海是条万年蛇妖,修行万年不能脱妖道皆是因为他不是什么好蛇,盘踞一方山林占山为王,仗着他法力高强欺压弱小,更以吞食活人作为修炼之道。

他虽然很坏,可一直呆在他的毒山上没出去过,跟水族八杆子打不着,近日却有个水族前来找事,说他是洞庭水族北辰君,要除了他这蛇窟,打伤他徒子徒孙,被他出手给打跑了。

想他万年来从未招惹过洞庭水族,居然被人欺到头上来了,当即便带着徒子徒孙打到洞庭湖,要他们把人交出来!


“仙上!不好了!好多蛇妖攻入水府把我们水族抓了起来,说是不交出北辰君就要杀光洞庭水族!”满身是伤的水族跑到花界找洛霖,他们还从没这么狼狈过。

“走!”事态紧急,洛霖也来不及调集人手,就跟着他去了洞庭湖。


太微早已招集了一队人马等在洞庭湖畔,只等洛霖不敌就上去大显身手!


“尔等妖族休要放肆,快放了他们!”洛霖赶到,以灵力震慑全场,雷万海在众妖簇拥中来到他面前。

“你们交出北辰君,我等自然会放了他们,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

“洞庭中并无北辰君这号人,你只听一面之词便来搅扰水族实属不该。”

洛霖气度不凡,所言条理分明,但是雷万海认定他是狡辩,二话不说便击出一记毒掌!

洛霖抬手以灵力撑起屏障挡下毒掌,瞬息之间爆出冷气千条将雷万海冻了起来。

“你这蛇妖如此歹毒,想来也不是什么好妖,收了你道不算坏事。”

说着便一挥手将冰雕似的雷万海化做一团光球悬在掌中,一众小妖眼老祖宗被降服,顿时没了主心骨,水族援兵赶到将他们一网打尽,这场动乱也算就此平息。

一旁的太微看得目瞪口呆,原来洛霖这么厉害的吗?

英雄救美…失败……


平息骚乱后洛霖没回花界,向水族查问了事情经过,那蛇妖不像说慌,那这个挑事的北辰君应该确有其人,倒底是什么人要与洞庭水族为难?

仔细回想他从未与人有过争执,水族一直安守一隅没与谁有过节,这个凭空冒出的北辰君到底是谁呢?


北辰君太微计划失败正在感叹,洛霖不仅长得好看灵力还高强,不愧是他看上的男人!

既然救洛霖不行,那让洛霖救他也可以呀!反正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自然而然跟洛霖熟悉起来,谁来救不重要。


于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的太微在跟着洛霖回了花界,又悄悄离开花界腾空而上化为真身,计算洛霖所在后,以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落在洛霖面前……

地面震了三震,洛霖看着面前一尾金龙傻眼了,这位不是天界那个谁吗?真身掉下来还行?这么大一坨万幸没有砸到他!

装昏的太微眼皮开了条缝,看洛霖傻站着,怕他以为自己死了,有气无力的用龙尾扫到洛霖衣角,嘴里还配合的哼哼两声。

因为动静太大围过来的众仙子全都惊了,龙啊!金龙啊!五爪金龙啊!天帝从天上掉下来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