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镜妹妹

cp众多,不拆不逆,温柔善良活泼可爱

自恋的太微【帝水】

 @饿且咸 我是咸鱼本鱼了,最近严打车是不能开了,只能继续沙雕了(。•ω•。)ノ♡


曲子参考gay or European


演唱者:太微(及合声)

歌曲:他一定是暗恋我



他在暗恋我 他在暗恋我

就是这样准没错

看他那迷人的长发 

背影都透着诱惑


(不 也许他只是喜欢身姿挺拔昂首阔步

你看他儒雅的气质 多适合这样走路?)


他在暗恋我 他在暗恋我

这点花招骗不了我

瞧他看我的眼神 

我甚至能感到炙热

多么美丽的眼睛

他在看着我!


(你想太多了 都是你总盯着他看 才会被瞪的 那样的眼神难道不是警告么? 

太荒谬了 那就是充满爱意的眼神 别想骗我!)


我说得没错 他暗恋着我

欲言又止的表情

微微开启的粉唇 

多么明显 

欲擒故纵 

他就是爱我 

别狡辩了!


(那分明是怒气 他已经生气了 你再胡说一定会被揍的~)


他怎么舍得打我?

他爱我 

毫无疑问 

我们坐在一起 

对视含情脉脉


(他要被揍了 为他祈祷吧 或者叫辆救护车?)


噢!天哪!

他真的不是暗恋我!

他居然掀桌!

他发起脾气也是好看的!

是我暗恋你好吗?

不要生气了!

你要到哪去?

快回来啊!!

洛霖???


(我说什么来着?到底是谁暗恋谁?你搞清楚了么?他从来只是安静优雅唯美着 暗恋的是你这个总盯着他看的家伙 换一个人你已经进医院了 多么完美的绅士 他怎么会暗恋你呢?)




化龙 完结篇



本故事纯属娱乐,如有雷同算是缘份~


太微早早来到观里,他迫不及待想与洛霖双修,越早越好,让洛霖尽可能早些成仙,才能与他长久相伴。

谁知他到得观中却不见洛霖,清云观他不算熟悉,为了找到洛霖只好随意走动。

师兄,你昨夜查看双修术法,是否要与那妖龙…

不…清泉,此事之后我再与你详谈。

之后就来不及了!师兄你明知道妖修无需保持元阳不泄,你以童子之身与他双修,万一元阳泄露,想要成仙就难了!

洛霖与清泉在角落相对而立,自认此时师兄弟们都在进行早课,不会有人听到,岂料太微无意间经过,正听到他俩对话。

洛霖决心已定,不会因任何原因更改,只得安抚清泉道:我自会多加注意,双修之法应用得当,于双方皆是进益,师父与众师弟不也盼我早日登临天界?

清泉叹了口气,心知劝他不动,唯有再三提醒他,既知掌门与众师兄弟的期望,更要保重自身。

洛霖点头应允,算着太微差不多该到了,他得在此之前结束谈话。

等到洛霖道别清泉去到门前,太微正好来到,隔着几步台阶相望,眼中深情清晰可辩。


洛霖已禀明师尊双修之事,太微自然无需他人应允,他俩既已表明心意,此事便是水到渠成。

都是大男人,说起话来也颇随意,再则太微一向不屑于如狐狸精那般旁敲侧击,有什么话都是直说,想要与洛霖双修便告诉他,难得有什么心事。

若不是方才听到洛霖的师弟说起,太微尚不知晓他竟然打的这个主意。与他双修原本是为了助他修行,可是洛霖却想借此将自己多年修为都给了他,明知道他不懂,也未想着提醒他。生凭第一次,太微藏了心事,跟着洛霖进了练功房,布下结界隔绝外物。

洛霖存了心要将修为渡与太微,想以自身为主导,谁知太微比他还着意,不知从哪习得撩拨之法,三两下就让他软了身子任人采撷。

原本太微向狐狸精请教房中术是为了讨洛霖欢心,如今却用来当作掌控他的手段,心里很是难过,即便难过他也不愿洛霖为了他失去修仙的机会,更是屈意侍弄,把个未经人事的小道士化做了一滩春水。

行径间灵力流转,牵引着洛霖体内真元,成双龙争珠之象,热气升腾津液交换,勉强维持着灵台一丝清明,控制着不令妖气染了洛霖仙骨。

身下交缠唇齿相依,洛霖情热已极,他未曾克制,一味由着太微起伏,眼中迷离尽是欲色,急喘几声已致云端!

幸而太微仍记得不能令他失了元阳,硬生生堵了出口不令他有机会泄身。

陡然从云端跌落,早已肤若桃李的洛霖抓住太微手臂,张着嘴细声啜泣,眼角都凝出泪珠来,看得太微好不心疼。

可他仍是坚持,在灵力融会至顶峰,将自身元阳连带着所修灵力,一并灌入洛霖体内…


“太微…你为何…”

“我听到你与那清泉的对话了,我只求你能成仙,我虽是妖却寿元长久,待你成仙再修行也来得及。”

太微说得轻巧,拥着洛霖满脸幸福。

“怎能如此?若不能与你共登天界,成仙又有何用?”

洛霖一心只想助太微化龙,如此岂非事与愿违?

“洛霖,你既然这样想,为了你,我再多泡泡灵泉,多用功修炼,与你共登天界!可是你不可再胡来,若是没有你,我化了龙也不会高兴的。”

未料太微对他已如此用情,洛霖心中大动,虽说他一心想助太微化龙,但这既然是太微的心愿,他必会达成。

两人拥在一处,太微亲了亲洛霖额头,两情相悦最是美满,便是睡着了也能笑醒。


此后太微依照承诺,一边与洛霖双修渡他修为,一边常驻池中努力修炼,修为日渐精深,竟隐隐有天劫将临之兆。

玉真子掐指一算,他与洛霖师徒缘尽,看来离太微飞升之期不远了。

当年他受斗姆元君所托带回洛霖,一晃已经十八年,占着师父的名分却未教过他许多,灵慧天生的孩子,自基础稳固之后就是自行修炼,最多有不解之处问寻于他,比起他那些不成气的弟子不知省心多少倍。

命人唤来洛霖,玉真子如少时般摸了摸他头顶,感慨良多。


洛霖啊,你拜我为师也十八年了,如今见你身上仙气日盛,想必你我分别之期将至。师父就收了你一个关门弟子,这清云观几百年未出过一个仙人,你若替为师争了这口气,清云观中定为你立上神位,受香火百年。


师尊何需如此?您是我授业恩师,若有所成也是师尊教导有方,便是真的飞升天界,弟子也一定会回来看师尊的。


真是我的好徒儿啊。


玉真子仔细将洛霖看了又看,心中叹到,只怕到时就没有机会了。


太微已查觉到天劫将至,回到灵泉中与好友告别,老槐树丶鲤鱼精都默默无语,许久不见的狐狸精也说不出话来。

相伴时日不长,他们都将他当成亲友般,没曾想缘份如此短暂,分别近在眼前。

太微仍是说化龙后接他们去天界,只是这些修了千年的妖都知道,他真上了天就回不来了,更不会记得他们。

从来离别苦,有情更甚无情。

这天晚上,向来没心没肺的狐狸精哭了,鲤鱼精沉入水底久久不再出来,老槐树深深叹气,连树上的叶子都叹落不少。

太微想宽慰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干巴巴道,离飞升还有好些时日,便是还有好些时日相伴,这些日子多承照顾,这份恩情定不忘怀。


天劫之期比他们预想的要快,太微带着洛霖寻了个露天广阔的天坑,结好防御结界静待天雷来临。

人要成仙需天雷脱去凡身,受五道天雷除凡尘浊气。

而妖更甚,先以七道天雷洗炼妖骨,再以九道天火重塑仙身,最后再受九道天雷除尽妖气,方可飞升天界。

太微不愿连累洛霖与他一同受刑,两人同在天坑,却是分隔两端,各自结了光罩遥遥相望。

太微安慰洛霖:要是你先上去且等着我,金龙一飞冲天之姿可不是人人都能得见。

洛霖心知他是想让自己安心,便顺着应道:那我可得好好看着。

天雷降下金芒万道,直直劈在太微光罩上,一道天雷便破了他三层光壁,碎了他半身妖骨,却叫他硬咬着牙未吭一声,又结起数道结界,每结几层便被天雷劈开更多,妖骨尽碎妖气四散。

洛霖却只见到雷电闪耀,雷鸣震颤,他的天劫也开始了,无暇分心他顾,专心抵抗着天雷。

未几时,一道龙气直冲九霄,金色龙身破云而起,龙吟震耳欲聋,太微盘旋而上龙角五爪威武非常,绕着洛霖飞了一圈,顺着天上投来神光径直而去!

见状洛霖心头一松,他的天劫正好受完,凡身化为飞灰,身体轻盈飘起升上天追太微而去。

先一步去到云上的太微已化做人形等着洛霖,见他飘着来到眼前,笑着正要上前迎他,就见洛霖身体慢慢消融,他自己也是满脸惶然,就这样化做一缕星芒飞快划落!

太微连忙追去,竟见那缕蓝光落在玄灵斗姆元君处!

“天帝终于归来了。”

“元君,这是怎么回事?洛霖他…”

“这并非是洛霖,乃是当日洛霖郧身之时,念着我这个师父,一缕神识竟飘来我处。我既知天帝为与他再续前缘,不惜以自身入劫,便将这神识捏了个洛霖,还你一世情。天帝既已归来,你与洛霖便两不相欠,此后无需再挂怀,你仍是这六界唯一的五爪金龙。”

太微第一次听她说这么多除了道法以外的话,这位大罗金仙向来不问俗事,为了洛霖再三破例,可想而知是何等疼爱。只是说出的话竟如此伤人,原来洛霖并非洛霖,水神已逝,一缕神识只为还他强求来的情劫…

“有劳元君告知,这缕神识可否…交于我保存?”

“天帝这又何必?”

“是我欠他的,虽然元君说我与他…两不相欠…终究是我欠他的。”

玄灵斗姆元君遂了他,将神识交给他。

太微捧着固神术裹起的神识,谢过元君离开,再未回过天界。


洛霖…你终是不肯原谅我啊…



化龙 五【太微X洛霖】

本故事纯属娱乐,未经考证都是瞎扯







玉真子看着徒弟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一早便知道他与那坠仙的龙会纠缠不清,当真面对时又有几分惋惜,端坐于蒲团之上,慈祥的微笑:你问这双修之术是为何人?

洛霖对师父很是敬重,不欲隐瞒:回禀师尊,是为了太微。

见他心怀坦荡,玉真子更是不忍他的小徒弟受苦,可天命难违,他要是从中阻挠,必会为他们平添几分困扰。

闭目思索片刻,还是告诉了洛霖。

“双修之法是为道侣所创,男子为乾,女子为坤,乾坤相合阴阳交替,以灵力运转程八卦之形,天地万物尽在其中,借此助涨修行。只是男子不可泄元阳,否则所得修为尽归与其双修的女子。”

男女双修之法简单许多,洛霖听过后不禁感叹。可太微说要与他双修,他们皆是男子,此法自然不通。

师尊,可有两个男子双修之法?

玉真子觉得他今日叹的气比过去一年都多,小徒弟与那太微命数早定,他又答应了故人要助他们早日渡过命劫,相处日久终归有了师徒情份,又叫他怎么忍心?

有道是有,只是太微是妖,与人的双修之法恐怕不通,我且告诉你,你转述与他,向他妖界友人求证之后方可使用,可好?

洛霖点头应了,师父未对他询问为何都是男子,已是令他感激,又关心太微,他怎能说不好?

“男子为阳,双阳当空不易取乾坤之法,便以灵力交互,两相持衡形成对立,再以交战之态相互融合,循环往复以增修为。此法凶险,若一方灵力强势,融合时会吸取另一方修为,更会伤及其身,且要注意分寸。”

玉真子招手将洛霖唤到面前,乖巧的徒儿老实低下头任他抬手揉了揉发顶。

徒儿啊,为师修了百年的道,就收了你一个关门弟子,要保重自身,莫负了为师期望啊。

洛霖向他施了一礼,回道:弟子知道了。

是知道,不是答应,玉真子已经明白他心中早有决断了。

看来这师徒情份不长久了。

 

从玉真子房里出来,洛霖颇为感怀,他的师父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成为清云观第一个飞升之人,说他身有仙骨天资过人。只是他对太微情意早生,为助他脱离凡尘,损了这身仙骨在所不惜,恐怕有负师父了。

将玉真子的话告诉了太微,省略了此法会有的风险,若他仍坚持与他双修,他就应了。

太微自然坚持,不过道长既然说妖修之法不同,他就去问问狐狸精,总不能令洛霖受伤。

一人一蛟,池中池畔,自此道分两边。

 

太微找到狐狸精,问了双修之法,却是忘了她是女子,擅长的都是女子修行术,而且妖不需忌讳泄身之事,就忘记告诉太微人不能泄元阳。

一切准备妥当,太微找到洛霖,说这修行之事宜早不宜迟,马上就要试试与他双修。

洛霖心下忐忑扭紧手指,让他等等再说。

太微却是等不及了,将洛霖抱起,快步走向厢房。

一路上修练的道士们被惊得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他们师兄被太微抱在怀里从面前走过,半天才回过神来议论纷纷。

师兄被那妖龙抱着!

他竟愿意被那妖龙抱走?

我看到师兄似乎脸红了,定是被那妖龙气的!

我也看到了,妖就是妖,如此不成体统!

回头定要跟师兄说,别与他太亲近了,让这妖龙如此放肆。

对、对、对!

人声远去,洛霖听得真切,涨红了脸瞪向太微,这傻蛟真是的,与人相处这么久,半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回到房里,把洛霖往床上一放,太微蹬了鞋就跟着上床。

“你干什么?”

“双修啊。”

压在洛霖身上理直气壮的蛟,与被压的洛霖眼神相接,仍是清澈正直毫无浊色。

“你没听到我师弟们都说你什么?”

“管他们说什么,反正在这观里除了你,再没有别人对我一视同仁了。”

听他这么说,洛霖有些心疼,手掌贴上他脸颊。

“瞎说,师父何时对你不好了?”

“那个老道士不知道在想什么,莫名其妙让我到观里修行,又将你找来看管我,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太微是凭直觉判断,直言直语告诉洛霖,却忘了那老道士可是洛霖的师父,下一刻便被一把掀开。

“你这家伙竟敢如此臆测师尊?亏他还担心你,怕你修行不当误入岐途!”

“洛霖你别生气啊,我不说就是了!”

现在这样定然不能继续,洛霖正在气头上也不会答应,太微再三保证不会再说他师父坏话,洛霖才勉强答应明天试试。

又哄了好一会儿,洛霖仍未气消,太微无法只得先行离开。

待人走后,洛霖急忙入了藏书阁,他没想到太微这么着急,他还什么准备都没做,只得连夜补课,将所需功法,如何行事一一记住,明日便推脱不得了……

 

未完待续

 

 

化龙 四【太微X洛霖】




大家顺利回到清云观,对荆师兄的事情唏嘘不已。

太微没什么感觉,他只在意一件事情,一个被他忽略了的事实!

洛霖也会死吗?与久别的友人相见,太微一上来就开始发问。

鲤鱼精和老槐树互相看了看,被他迟钝的神经打败了。

你现在才发现吗?他是人,人当然会死啊,除非他能得成正道飞升成仙。

可是大家都知道,清云观已历数百年,一个神仙也没出过。人有七情六欲,太多放不下看不破,要达上善若水之境尚且困难,何况超脱凡尘登临天界。

鲤鱼精劝他,妖生漫长,数倍于人,等他死了再投胎,你们还是有相见之日的。

太微问她,再见可还是洛霖?

她不再说话,再见当然不再是洛霖了,人入幽冥过忘川,前尘尽消。

我只要洛霖,便是再世为人也不是洛霖,小红说过与道士双修,大家都能得益,我要助洛霖修仙!

鲤鱼精拉住他手臂,又是焦急又是心痛道,你是忘了我跟你说的?不是倾心相许的人双修不得!你与那小道士可是有情?

太微被问得愣住,他只想着不能让洛霖死,到忘了鲤鱼精说过,若要与人双修,必得是喜欢的人。

他不知何为喜欢,只得如实说道。

“我不知情为何物,只是我见了洛霖便欢喜,见不到他便思念,他若不想修仙,我便陪他,他若真的死了,我也陪他。这是否便是喜欢?”

鲤鱼精放开他,深深看了他一眼,既是这样,你就去这么说给洛霖听,他要是愿意与你双修,我便不管了,他要是不愿,你可不能逼他。

太微答应,尊重洛霖的决定,或飞升或入地也都随他。

老槐树不禁感慨,他们这眼泉水很是养人,又出了个痴情种。


洛霖向师父讲述了山下经历,为太微的事自请处罚,回房静思己过。

琴儿之事令他感触颇多,情,是这世上最好也最恶的东西,荆师兄与琴儿有情,在一起时自是甜蜜,情便是最好。可荆师兄要赴天道,非要舍了这情,辜负琴儿一片真心,终至佳人香消玉郧,情便是最恶。

他与太微相伴多年,他们之间也是有情,太微不顾师父阻拦非要与他同行,情谊可谓之深,此情恐怕会耽误太微的修行…只是要他对太微绝情,他万万做不到,只希望这牵绊不会成为执念,太微能顺利化形飞升。

两人虽感触不同,却都同样希望对方能得成大道,可谓心有灵犀。

是以太微半夜出现在洛霖房中,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预料的事,对洛霖提问时都无比自然。

“洛霖你喜欢我吗?”

刚刚才想过对他有情,这就找上门来,一时间竟让洛霖恍惚,他是不是在自己脑中施了什么透视之术。

“你这是何意?”

强作镇定反问他,看这傻蛟要如何回答!

“哦,洛霖我想与你双修,可是小鱼说双修必得喜欢之人才可。我不知何为喜欢,只知道我见到洛霖便欢喜,见不到你便思念,你寿数太少,我不愿见你与那琴儿一样死去,你若死了,我便只好去陪你。可是你若愿意不死,与我双修飞升,我便伴你长长久久。所以洛霖你喜欢我吗?”

太微说得情真意切,望着洛霖双眼澄澈,只待他一个答复,生死相随。

骤然被表白,洛霖思绪纷乱,他心里虽然隐隐知道,可是太微当面说出来还是搅得洛霖心咚咚几下红了脸颊。

“你这蛟…不知羞!”

“啊?那你想我怎样?”

满脸无辜的蛟歪着头皱眉,他可不会人那套矫情的东西。

“噗哈哈哈哈”

洛霖被他的样子逗得笑起来,春暖花开,漾起一颗蛟妖心。

“洛霖~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喜欢我?”

“嗯。”

然后伴随着“洛霖喜欢我!”的欢呼,洛霖就被太微抱起开始转圈圈。

“你放我下来!待会被人听见!”

夜深人静,突然被惊醒的师兄弟们听到这句,心想:师兄,你现在才说,已经晚了。

太微高兴的把他放下来,闪着星星眼满是期待。

“洛霖~跟我双修好吗?”

这实在太突然了,洛霖还没有做好准备,他告诉太微,等他了解双修是怎么回事再答复他。

太微虽然有点失望,他也说了不会勉强洛霖,既然他要想想,那就给他时间。

临走之前,太微握了洛霖双手,轻轻亲吻了他的指尖,无限温柔的告诉他,无论他的决定是什么,他都接受,生也好,死也罢,与洛霖一起才最好。



未完待续

还债【张万霖X陆昱晟】

没看过远大前程,被一个MV安利了,其实就是想写骚话而已(*/ω\*)




https://shimo.im/docs/X1ngUH621I8RsxsP/ 《18以下禁止观看》 

吃错药【沙雕】太微X洛霖

洛霖又被我敲傻了,沙雕小段子没有逻辑,人物崩坏




1.



有一天太微突然想起,要是让洛霖忘了梓芬,那他们不就能合好了?

于是拿了忘情水偷偷倒进洛霖茶里给他喝了,天帝不禁感叹【老子真是机智得一批】

果然,洛霖一觉醒来真的把梓芬忘了,看到太微还主动点头微笑,太微非常高兴,拉着他一起回天界。

一路上,大家都得了水神仙上春风般的照拂,连面都没见过的小仙都被点头打了招呼。

太微见状有点不乐意了,就拉着洛霖衣袖小声道:“你不用见人就笑吧,看给那帮人迷得,都找不着北了。”

洛霖闻言看向他,倒是不笑了,“从刚才我就想问了,你…是哪位?”

卧槽!

太微惊得双目圆睁,“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看他这么激动,洛霖又不好意思说他真的不记得了,眼带疑惑看着他,“我们很熟吗?”

大事不妙!太微立马拉了他去找太上老君。


2.


太上老君左看看右看看,得出结论“没什么毛病,可能就是把陛下忘了。”

太微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他要记得我用得着把人拉来吗?!

“怎么能医好他?”

“我没病。”

洛霖在一旁反驳,他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不用医。

“那你记得我是谁吗?”太微试探着问道。

“天帝陛下。”洛霖想也没想就答了出来。

嗯?真想起来了?

“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君臣关系。”

问答之间毫无问题。

“梓芬是谁?”

“你女朋友。”

太微:???

“你是谁?”

洛霖翻了个白眼,“我当然是…风神临秀!”

?????风什么神????临什么秀????这TM是傻了呀!!!

太微捂住心口,什么不靠谱的忘情水!!


3.



太微痛打了一顿卖给他忘情水的家伙,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这个忘情水过了保质期,大概是坏掉了。

寻问神农氏后得知,过期忘情水喝了会有副作用,简单来说就是脑子坏了,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过期忘情水只伤脑子不伤身,等药效过了就好了,时间不会太久,长则两三万年,短则万八千年。

去TM的不会太久!!

太微怒了,可是没有办法,水是他给洛霖喝的,在他好之前,自然得负起责任。

回去以后就让洛霖搬到天帝寝宫,遭到拒绝。

洛霖捂着胸口:男女授受不亲,就算你是天帝也不能乱来!

太微抱头大喊:咱俩谁是女的!!

洛霖上下打量了一番,心里为天帝陛下因胸小而自卑小小感叹了一下。

“你啊。”

太微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也要疯了。


4.


洛霖还是住到了天帝寝宫,因为气到太微吐血昏倒,他被罚照看“生命垂危”的天帝陛下。

丹朱前来探病,与洛霖相谈甚欢,对太微言道:没想到水神仙上还挺健谈,跟平常不苟言笑的样子相去甚远。

太微觉得头痛,让丹朱离洛霖远点,现在水神仙上受不了刺激。

丹朱认为太微有损他的颜面,悄悄把洛霖带去了姻缘府,等太微找来时,洛霖已经阅遍丹朱的三千话本。

现在打死丹朱还得及吗?

领着洛霖回去的路上,跟在身后的水神仙上时不时拉扯衣袖,望着太微背影欲言又止。

盯得太微不得不停下脚步回过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谁知洛霖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你把我安排在你寝宫,又不准临秀前来探望,你是不是…

太微一惊:是不是什么?

自己半夜趁他睡着偷亲的事,被洛霖发现了?

洛霖突然笑得十分八卦:是不是对临秀有意思?

呸!太微扶额反省,他怎么能相信傻子的话?!

黑着脸拉了洛霖就走,太微默默发誓,再也不许他跟丹朱混在一起!


5.



荼姚听说洛霖睡到天帝床上去了十分震怒,端起当家主母的派头前去兴师问罪。

洛霖看着一字排开的宫婢和趾高气扬走进来的荼姚,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果然,荼姚眼神轻蔑地看着他,鼻子里哼了一声,“来人…”

没等她说完,洛霖“啪唧”一声摔在地上,泪眼朦胧咬住袖口,“太微救命啊!!”

天帝陛下应声而来,站在洛霖身前。

“你在干什么?”

“你老婆要对我用刑,还要扎手指灌辣椒水,嘤嘤嘤…”洛霖拉住太微衣角哭得很认真,仿佛荼姚真的把他怎么样了。

知道他又脑补了什么奇怪的人设,太微表现得很淡定。

初次见到这种状况的荼姚一脸懵逼,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她还什么都没说呐!

扶起洛霖给他擦了眼泪,太微转身看着懵逼的天后,深感无力。

“你又来干什么?”

“他为什么住在你寝宫?”

荼姚理直气壮,连她这个天后都住在自己宫殿,他一介水神凭什么住天帝寝宫?

“他喜欢临秀,想让我给他说好话。”

躲在天帝身后的洛霖伸出脑袋,丢下一记惊雷!

他怎么还没把这茬忘了?!

“什么?!太微你什么时候这么重口的?”

天后十分震惊,天帝生无可恋。

为了不被怀疑自己品味有问题,太微不得已承认他其实看上了洛霖。

天后:死给jpg


6.


为了不让别人打扰洛霖养病,太微下令除了得他允许不得私下会见水神。

邝露仙子奉命来看水神被拦在了门外,偶遇同样被拦住的月孛星使,就随便聊起了天。

“上次说的那个你带来了吗?”

“带着带着,‘天界秘闻:大殿下身世之迷’超劲爆大新闻。”

两位仙子神秘的笑着对视一眼,同时拿出一个话本。

“大新闻?”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洛霖把两位仙吓了一跳,手里的话本全抛到了他手里。

“仙上!”

“给我的?太好了,谢谢你们啊~”

对两位吓呆的仙子温柔一笑,洛霖拿着话本就进去了。

完蛋了!!

闯祸的人面面相觑,决定当没发生过,飞快逃离现场……

等太微见到洛霖一脸严肃坐在床上,他知道又要迎接新挑战。

好在经过这么多天的锻炼,太微的神经强度增加了不少,就算洛霖把他当白蛇传里的白蛇、失独老父亲、儿时玩伴,他也可以微笑着一一应下来。

做好一切心理准备,就见洛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壮士断腕般拉住他的手。

“微微,你放心吧,我会负责的!你和孩子辛苦了。”

啥???洛霖叫他什么???负什么责???这又是什么剧情???

没等太微想明白,洛霖红着脸温柔的在他唇上一吻。

去他妈的剧情!!!!

抱起洛霖就上床!

就在太微七手八脚扒光洛霖时,被扒的人终于反应过来抓住太微的手。

“你怎么能这么主动呢?不是说要害羞吗?”

“…”

太微哽住了。

衣服被脱得所剩无几,放在怀里的话本也掉了出来。

太微捡起来翻看了一下,“噗…”一口老血!

写他为洛霖生了润玉也就算了,柔弱无助?无限娇羞?嘤咛一声红了俏脸???太ooc了!!谁写的?给我出来!!


7.


洛霖恢复正常了,在一个毫无预警的早上。

当时太微搂着他睡得正香,前一天晚上刚刚洞房花烛,洛霖哭唧唧被折腾了一宿。

一早醒来洛霖就炸了,拧着太微衣襟斥责他乘人之危,怒气冲冲就要弑君。

被太微一把按在怀里,让他要打要杀都随便,不要把自己累坏了,刚当上天后就杀老公,是会被别人说闲话的。还详细给他制定了不留痕迹把人弄死的计划,说完又搂着他继续睡了。

洛霖怀疑人生jpg

由于常年的锻炼,太微已经练就面不改色应对洛霖的各种问题,以至于就算他已经恢复正常,对太微来说也没有差别,倒是洛霖在眼见太微诚心悔过,对他百依百顺,除了政事都可以听他的,又从别人那里知道这些年他怎么把太微搞得生不如死,就当是已经报仇了。心里还有点内疚,让他时常因为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

于是,药效过了却没人知道,除了洛霖不许太微碰他一切如常。

鸡飞狗跳几千年,天界又迎来了安宁祥和的幸福时光…


化龙沙雕小剧场之万圣节传说




本来西方的节日东方的神仙是不过的,但是过节嘛就是图个热闹,于是也引进了一些。

彼时太微和洛霖还在清云观修行,接到万圣节通知后还挺高兴。

洛霖成年以后就很少回家了,太微没有记忆连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两个孤男寡男相约过节,开始了作死。


洛霖觉得过节嘛,就是送东西吃饭,不过这个万圣节说明上说,要打扮成鬼怪去别人家讨食,奇奇怪怪的,那他给太微打扮一下领着一块去就行了吧?

太微跟洛霖想到一起了,给他准备了打扮用的东西,亲自给洛霖收拾好。

两位前神仙就相约去天界搞事了…


他俩首先来到了姻缘府,整个天界就这里喜气洋洋一副过年的样子,想必已经做好了过节的谁备。

于是两人敲响了姻缘府大门,开门的丹朱愣了两秒,随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完就晕倒在地,没想到他俩装扮还挺成功,可是还没讨到糖啊。


接着两人又来到缘机府,缘机仙子叫都没叫一声,白眼一翻就倒下了。

太微和洛霖相互看了看,除了嘴边的血迹吓人了点,他俩连样子都没变,有那么可怕吗?

不明所以的两位摊手,继续去祸害别家。


然后太巳仙人就中招了,痛哭流涕跪在两人面前,嘴里念叨着“陛下你不要来找我呀,我也是顺势而行啊,都是润玉逼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搞得莫名其妙的两人赶紧离开了。


走了这么多家也没要到糖,太微和洛霖不禁反省,难道真是他俩样子太吓人了?

互相看了一会儿,很帅没问题啊~一定是天界的人胆子太小了!


在两人几乎走遍天界大小仙府依然没要到糖后,他们觉得万圣节一点也不好玩,然后就回去了。

从此,天界就流传着先天帝与先水神于万圣节双双返魂的传说!【大雾】


化龙 二【太微X洛霖】

不是养成!不是养成!不是养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俩心理年龄差不多,算竹马竹马吧( ⁼̴̀ .̫ ⁼̴́ )✧



下山收徒的道长回来了,带着个玉雪可爱的小童,约摸七八岁模样,跟在身后亦步亦趋走着。

山上许久没见过生人,可把观里一众老少欢喜坏了,明里暗打量这小人儿,被师父瞪了也不加收敛,还劳得他一甩拂尘斥到,全都散了!

除了贴身侍候的师兄弟俩,其余人等无奈散去,临走还不忘回头多看两眼新来的师弟。


师父上哪捡来个这么漂亮的娃娃。

长得真好看,他父母舍得他离开么?

不会是师父拐来的吧?

嘘嘘…可别瞎说,当心师父罚你!


道长不理会那些胡言的弟子,招手唤来小徒弟,指着小娃娃说道,今后他就是你们师兄,为师的关门弟子,名叫洛霖。

猛然低了一辈儿,先前入门的两个徒弟心内不平,明明比他们还小,怎地竟成了师兄?

道长抚摸洛霖头顶,慈祥地笑着解释道,他有仙骨,是天上掉下来的,待得功成,为师也要尊上一声仙上的。

仙骨?就是神仙才长的骨头,凡人没有那东西是无缘飞升的。这孩子竟然是神仙!虽然现在还不是,可早晚会是。

既是如此,他们称他一句师兄似乎也没什么。

愉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一大一小高高兴兴唤了一声师兄,洛霖礼数周全的回了句师弟,露出了上山以来第一个笑容,有些腼腆羞涩,却是可爱非常,照得两个师弟心花都开了。


相互认识后,又带了洛霖去到内殿,太微栖身的莲池正在此处,闲散的蛟睡得香甜,巨大的身躯塞满整池。

洛霖没见过蛟,却见过刻在壁上的龙,在道长指着太微告诉他,这也是你师弟时惊呼出声。

“龙!”

“他还不是龙,等他渡劫成功才能化成龙。”

道长笑得和蔼,命洛霖自今日起照看太微,直至他化龙飞升。

洛霖不解,他才刚入山门,自己都是个新人,如何照顾这庞然大物?

似是从他点漆双眸中看出所想,仙风道骨的师父捋了捋鬓发笑道,只需按时将他唤醒便可。

随后为洛霖介绍了观内处所,又讲了太微身世,因着五感被封,灵窍闭塞而堕了妖道的神仙,只要好好修行就同他一样,早晚会重临天界的。

虽然师父说了他是神仙转世,可洛霖本是不太信的,清云观是出了不少伏魔降妖的道长,但至今未有登上天梯之人。

他原本只当师父以说辞向他父母讨人,见到太微后便不自觉当这事是真,不为别的,只愿见这金色神龙能遨游天际!

待日头西斜雾气浮动,洛霖依师父所言唤醒太微。

睡了整日的蛟甫一睁眼,就见池畔有个俊美小童在看他,肤白貌美剑眉星瞳,可以想见长大后是个怎样倾倒众生。

“你醒了?时辰到了,师父让你明日再来。”

稚嫩的嗓音学着老成持重的调子,怎么都觉得可爱。太微被萌坏了,他好喜欢这个孩子啊,于是化成人的太微半弯了身子,借着夕阳余韵细细欣赏。

“你是谁?哪来的?叫什么名啊?”

洛霖这才想起,他还没告诉师弟他是谁。小师兄红了小脸,衬着晚霞分外好看,强装着师兄的架子,告诉太微他叫洛霖,师父新收的徒弟,关门弟子,就是比师父所有弟子辈分都高,太微也要叫他师兄的。

看着小师兄粉雕玉琢的模样,听他叫了声师兄就笑得满足,太微觉得叫他一声师兄也没什么,谁会不喜欢让他开心呢?

送走太微,洛霖便要去作晚课了,清云观作息时辰早有规定,凡入山门都要遵守。

睡了一天的太微感觉体内仙气充盈,比他在山涧泉水中修行进益更多,而且道长还派了个玉人儿守着他,在观里修行真是好处多多。

欢欢喜喜回到泉里,给小鱼、老槐讲述他去道观发生的事,说起洛霖时更是满心欢喜,眼睛都亮了。

小鱼问他,你说起洛霖心口还疼么?

太微想了一下,笑着摇头,不疼不疼,洛霖好可爱的,比山里的人参娃娃还可爱,说起他我就高兴。

看他一副状况外的样子,两位前辈忍不住提醒他,你忘了之前一提到“霖”字你就心痛了?为何洛霖却不会。

太微愣了一下,洛霖那么可爱,任谁见了都会欢喜吧。

小鱼翻了个白眼儿,算了算了,这傻蛟没救了。甩甩尾巴回洞里休息去,管他是不是遇到了命定之人。

老槐到底修行不够,见太微还是傻愣愣的,便告诉他,洛霖应当就是你心上那个人了,那清云观道士没安好心,把你俩拉在一起是想让你应了天劫。

太微听着没什么感觉,老槐也说他心上有人,可他心只得拳头大点,如何能放得下一个人?虽说洛霖只有七八岁,身量倒是不高,却也是放不下的。

至于天劫,应了又能如何?若渡劫成功他不就是龙了吗?

不明白老槐在担忧什么,太微自顾自高兴着,想着明日又能见到洛霖,他就打心眼里高兴!明日不能再睡了,他要跟洛霖聊天,他要跟洛霖做朋友,就像小鱼、小红、老槐一样,这样一来他就有一个人类朋友了!

睡了一天神清气爽的太微独自趴在岸边,尾巴在水里摆来摆去,漾起圈圈涟漪,不知道洛霖睡了吗?月光皎洁金鳞泛光,太微看着月亮想洛霖,人类的孩子真是柔弱又可爱……



未完待续